中国东港-辽宁省东港市政府门户网站 www.donggang.gov.cn  市委 市人大 市政府 市政协 
首页 > 信息 > 综合信息
新闻详细
又逢秋凉渍菜时
来源或作者:东港新闻网  发布日期:2018/10/12 8:58:10  

又是一年秋草黄,又逢秋凉渍菜时。

渍酸菜是一门学问,渍得好一缸酸菜可以吃一冬,直到翌年二三月份;渍得不好,吃不几个月就慢慢烂掉。

小时候,每到晚秋大白菜上市,母亲都要买好多大白菜储存起来,把棵大、包心的留做冬天熬大白菜吃,没心的、帮大的用来渍酸菜。我家有个绛红色的大缸,从我记事起,母亲就专门用它来渍菜。渍酸菜是母亲每年必做的大事,因为全家人一冬吃菜都指望它。渍菜前,母亲先把大缸里里外外洗擦得干干净净,然后晾干待用。渍菜时,先添一大锅水,架起火,火苗愉悦地舔舐着锅底,锅里的水翻滚着打着旋时,把一棵棵白菜的根部朝下插到锅里,将锅挤得满满的,待大锅里的水再次沸腾,立马把菜倒过头来,让叶子在开水里烫一下,快速用特制的钗子捞出来,倒进院子里事先备好的装满清水的缸里清洗,缸里的水开始摇曳起来,白菜前赴后继,一批接一批冲洗干净,再捞出、码放在用凳子搭起来的木板上控干。母亲看着这一大堆菜,心里十分愉悦,至少,今冬明春吃菜问题解决了。接着,再把控干的菜一棵棵往大菜缸里装,挤紧,一层压一层,直至超出缸沿,然后把菜帮子一层层盖在摞得高高的菜上,最后压上那块每年都用的又扁又平的大石头。没过几日,高高的菜垛便渐渐下沉,直到压缸石也与缸持平,母亲才放下心来。她说,只有这样把菜都没入水中,保鲜时间才会长,吃到来年五月也不会烂。

那时候,家里贫困,没钱买油,平时常常捞一棵酸菜切成大块蘸豆酱吃,就是一顿很不错的饭菜。更没钱买肉,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一顿酸菜炖猪肉,母亲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吃得喷香,满脸皱纹便绽开了一朵灿烂的菊花。母亲常常把酸菜帮子洗了又洗,剁成馅,加上少许豆油,包玉米面包子贴满大锅圈,那黄黄的面,酸甜的馅,贴着锅的部分烙得嘎嘣脆,如今想起还觉得真好吃。我们捧着包子高高兴兴大吃的时候,便是母亲的快乐和满足。母亲渍的酸菜伴我度过快乐的童年、青年时光。对母亲而言,渍酸菜就是细水长流,是用有限的钱过无限的日子,并把这日子尽量过得有滋有味。

结婚后,婆家是地道的农村人,每年也渍一大缸酸菜,但年年吃得少,烂的多,婆婆节俭,渍了的酸菜不是想吃就吃,平时就是捞一棵蘸酱吃,也不是随便就答应的。这样时间长了,缸里长满了一层厚厚的悬浮物,菜就容易烂。记得儿子五岁那年冬季,一天早餐,饭桌上只有一盘豆酱和几头红葱,儿子哭着要吃酸菜蘸酱,奶奶不答应,儿子边擦眼泪边端饭碗时,一不小心把玉米粥洒到桌子上,奶奶厉声斥责:“没有菜就不能吃饭了?馋死啊!像谁了?欠揍!”我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一时昏了头,发疯似地把儿子拽过来摁倒,抓起扫炕笤帚就打……待我浑身无力突然清醒时,把儿子扳过来,看见孩子憋得青紫的脸上全是泪水,一声不吭。我的泪潮水般往下淌,抓起儿子紧紧地楼在怀里,泪水落在儿子的脸上,头上,身上……我扪心自问:为什么打孩子?孩子错在哪里?要一棵酸菜吃有错吗?我还是个母亲吗?

我曾在一篇散文中写到:我虽未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却偏偏忘不了那一幕,每当想起,心仿佛变成了沉重的铅饼,痛苦万分,后悔不已:亲爱的儿子,是妈妈对不起你……

如今,酸菜早成了餐桌上的常见菜,四季都吃。秋天渍好后,能吃到翌年春天,剩下的打包放到冰柜里冻起来,随吃随取。儿子说,就爱吃妈妈做的酸菜,怎么做都好吃。儿子每一次回家,我都变着花样做酸菜:酸菜炖猪肉,酸菜肉丝粉条,酸菜包子、酸菜饺子。还经常包一些酸菜包子或饺子,放到冰箱里冻着,随时给远离家乡的儿子快递过去。近几年,儿子说妈妈年纪大了,渍酸菜太累了,就别渍了,于是,儿子每年都从外地快递些厂家用矿泉水真空包装的酸菜。

又逢秋凉渍菜时。而今,我再也不必为渍酸菜而忙碌,然而,与酸菜有关的记忆怎么能忘记呢?(李金红)

相关栏目
热门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图文
公益广告
返回顶部
网站导航 | 网上办公 | 网上办事 | 我要投稿 | 联系我们
中国政府网 辽宁省政府 丹东市政府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百度 凤凰网 新浪 网易 CCTV 东港新闻网 东港贴吧
版权所有:辽宁省东港市人民政府 主办单位:东港市电子政务建设管理办公室 辽ICP备11019313号